2012年11月6日 星期二

再見,希望還會相見-想念「貓下去」



2012.11.25 更新:各位觀眾(鼓聲~~~~),貓下去回來了!!寬老闆決定復業啦!!他說這段歷程如同龐德死而復生(請搭上Adele的Skyfall),而我覺得這消息比龐德電影還令人振奮。這篇文章會留著,紀念這間館子假寐的22天。請不要再人間蒸發了。

從沒有一間餐廳的消逝,會讓我如此惆悵與不捨。

這間餐廳,是「貓下去」,全台北我最喜愛的一間小西餐館。

貓下去位於號稱餐飲沙漠的徐州路上,地點怪、名字怪、評價兩極,在見到其廬山真面目前,還真不知這地方是否值得信賴。

「去吃吃看吧。」「反正肚子總是要填飽的。」

那是兩年前一個尋常不過的深秋夜晚,我幸運地在正常時間下班,便與男友二人到貓下去一探究竟。徐州路在天黑後寂靜暗沉,偏偏就這小館暖光瑩瑩,館子內人聲沸沸,食客、廚師與外場全在小而開放的空間裡動作著交流著,活力四射,而我忘卻了外頭的靜默啞然。

點菜。松露炒蛋開放三明治、牛排薯條、慢烤脆皮豬肉,這些是當時台北小西餐館難得一見的菜名,味道更是出乎意料地好!松露炒蛋滑嫩如絹,置於奶油煎過的酥脆法國麵包上,軟脆交織,這第一道菜便讓我連連叫好;牛排薯條物美價廉地不可思議,牛排本身五分熟度恰到好處,又嫩又夠味,薯條更是令我絕讚,與整顆蒜頭同炸,再拌上鹽與香草,涮嘴極了,是全台北最好吃的薯條;慢烤脆皮豬肉更是驚喜,烤得皮脆肉爛,配菜也是可圈可點,更難得的是,這是每日替換的特餐。

我說的味道好,不僅僅意指美味,而是「對的味道」-結合絕佳的sense、扎實的技術與認真的心意所執行出來的料理,甚至包括環境氣氛,一切都是那麼地對味、那麼地恰到好處,完全收服我的心。我徹徹底底地被驚豔到了。

如此開心驚喜的一餐,令我興奮莫名,當晚我便在Facebook上公告周知,我吃到了這麼一間棒呆了的餐館,引起熱烈回應(自此之後,我還未再做過類似宣言)。我也迫不及待地告訴我的老饕父親,他老人家帶老饕朋友去嚐,也讚賞不已。而後,我身邊的朋友陸陸續續去吃,我與男友也時不時就犯癮,非得上門解饞。

台北終於出現一間,不是姿態高昂的fine dining、亦非拼湊無章的簡餐店,而是實實在在誠誠懇懇輕輕鬆鬆,讓人每日都想光顧的西餐館。它是一個舒心的所在,讓你心裡有個底,無論你如何解決三餐,想吃不會讓你失望的滋味時,就來這裡。

貓下去有太多粉絲,有名的不有名的,有錢的不有錢的,它把這些人全兜攏在一起,作伙吃飯。舒國治、王宣一、歐陽應霽都曾為其撰文;陳綺貞、馮光遠亦不掩飾對這間館子的傾慕(我還曾在那裡遇見馮光遠)。這麼一間小館,是愛吃客的公約數。

老闆陳陸寬先生絕對是這間館子的靈魂人物,他待過雜誌業、玩過樂團,此等經歷使他與一般廚師與眾不同。他對餐飲業有諸多想法,這些想法有時出現在貓下去的官方部落格上,有時浮現於他自己的部落格中。他非常在乎飲食,他想好好經營這間小館,但經營餐館所需面對的人事問題與財務問題實在不輕鬆。貓下去從全日供餐、只供午晚餐到只供晚餐,飲料單從有咖啡茶水果汁到無咖啡茶水果汁,都是為了因應這些問題。

如今,它連晚餐都不供應了。

我感到非常沮喪。台北喪失了一處珍寶,我彷彿頓失所依。

我多麼希望,貓下去只是暫時歇業;我也殷切期盼,阿寬老闆能早日重新出發。

畢竟,台北始終需要一個,無需矯揉造作、在意餐飲價值又提供誠懇美味的,小西餐館。

我會耐心等待。

******

以下是我這兩年來在貓下去吃飯的部份記錄,複習這些照片,似乎也回顧了我的美食攝影軌跡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8 則留言:

WC 提到...

抱歉,想請問貓下去停止營業的消息是在店裡公告的嗎?
看到您的文章後到貓下去的FB page與blog都沒有看到這消息
如果貓下去停業,我也非常非常難過的...

Liz 提到...

目前FB page與部落格確實都沒有歇業公告,不過它目前確實沒有營業。讓我們祈禱,這只是暫時的措施吧。

Renee 提到...

我11/1才去旁邊的天命庵, 經過時還看到它開著的啊>_<

Liz 提到...

最後一天營業是11/3,你剛好看見了它倒數第二天的樣子......

WC 提到...

喔不...,希望只是暫時休息個幾天而已。
謝謝您的資訊!

Liz 提到...

我也希望...不客氣!

WC 提到...

周日晚上看見復業的通知迫不及待訂好12月中的位置,打算好好大吃一頓! :)

Liz 提到...

我是訂了本週五晚上的位子,非常期待!:)

張貼留言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